您的位置:首页 >> 人妻小说 >> 温柔小嫂
温柔小嫂
大伯家就在我家的对面,是一栋三层小楼,不过比我家装饰的漂亮多了

  “你个扫把星……有问题还和我家沈天好……你有没有良心……你还要脸不要脸……”

  圆月初升,大伯母的咆哮充斥了半边村庄,不少好奇的小孩,八卦的男女跑到天井前围观。我静静的站在二楼的窗前看着眼前的一切,却无能为力,我很想冲下去抱着哭泣的她,但是我不能,那不是我该站的位置!

  “啪……”

  “呜呜……呜呜……呜……”

  “哭什么哭……滚出我的家,你这个憋不出娃的……滚出去……”

  “放开细嫂!”我还是没忍住,从楼上冲了下来,推开了正在拉扯她的大伯母,直接将她推倒在了地上。

  “沈安,你干嘛,快回去这不是你小孩子该管的事”我被母亲拉出了大伯家的门口。

  “……出去就不要回来……你个扫把星……”

  大伯母的怒吼在我耳边咆哮,我脑子一片混乱,我看到她的身影从我身边冲了过去。我和母亲也跟着冲了出去,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三伯母也跟了过来。

  “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

  她一边哭泣,一边朝着小溪跑去。虽然我很清楚那条小溪就没有超过腰间的水深,不过我还是发力追了上去,很快就抓住了她的手臂,将她拉停了下来。不过我没有出声,因为母亲和三伯母已经追上来了,安慰女人的事还是交给她们比较好。

  “啊雅!别乱来,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好好说。”她穿的是包裙根本跑不快,所以也没跑出多远,才跑到堪堪离家几十米远的草坡上而已,所以母亲和三伯很快就追了上来。

  “对啊,啊雅,我们回去再说……”

  看到三伯母和母亲抓稳她后,我默默的退到了后面。这时大伯母也赶了过来,不过她没敢再出声,只是站在后面的人群中一脸嫌弃的看着细嫂……人群慢慢散去,大伯母也随着人群走了。只剩下三伯母和我母亲,一直站在那个蹲在地上哭泣的身影旁边。我没听清楚母亲和三伯母是怎么安慰她的,最终她还是在母亲的搀扶下起身往回走了,再经过我身边的时候,还看了我一眼,然后默默的向前走去。

  大伯家的灯关了,大门也关了!三伯母回自己家了,母亲搀扶着她进了我家,父亲叹了一口气继续抽他的水烟。

  母亲安排她住在了我隔壁的房间里,那是二姐出嫁前的房间。因为二姐嫁的不是很远,经常会回家玩,所以房间一直保持着她出嫁前的样子。

  月亮慢慢爬上了半空,母亲和父亲也早已关灯休息了。我洗完澡回到房间却怎么也睡不着,我躺在床上辗转难眠,我能清晰的听到隔壁穿来的泣音。

  我下床穿好了拖鞋,我拧开了自己房门,我伸手握住了二姐的房门却久久不敢转动。

  “进来吧!”她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。

  我拧开了房门走了进去。房间的灯没开,但月光从窗外洒了进来,我看到那个身影正蹲坐在床上,把头埋在气概上哭泣。我轻轻的在她前面坐下,伸出手轻轻的抚摸她的头发,静静的看着她,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。

  时间悄悄流逝,她慢慢止住了哭泣,她抬起头用那双明亮却含着泪光的眼睛看着我。

  我的心跳的很快,我慢慢抬起右手缓缓放到她的脸颊上,她眨了一下眼睛,却没有推开我的手,依然静静的看着我。我感觉我的心快要跳出来了,我颤抖的伸出了左手握住了她另一边脸颊,用拇指轻轻帮她抹去脸上的泪光。但是我发现我抹不去,因为我刚抹去了旧泪,新痕却重流。

  我轻轻的俯下头,我的嘴唇贴到了她的额头上,她没有任何动作。我的嘴唇开始颤抖,它轻轻的滑落下去,轻轻的触碰在那张红唇上,她依然不为所动,任由我在她的红唇上施为。我慢慢不在满足于在她的唇边,我伸出了舌头,但是被她的牙齿挡住了,我有点失落的想要离开,那道牙门却打开了,同时放出了一条野兽。

  我右手抱着她的头开始疯狂的亲吻,左手开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走,它滑过腰间直取双峰,但是却被峰前的布墙阻隔。我没有想着去解开她,因为我等不急那么久了,我直接将手从文胸下伸进去。

  “好柔软!”

  我第一次摸到了女性的乳房,还是我心心念念的女神,我的心在剧烈的跳动,我的手也在剧烈的颤抖。我松开了她的红唇,将她轻轻压倒在床上,我脱去了她的外衣,我向前解开她的文胸,但是我没解过,手抖了半天就是找不到门路,突然一只柔软的手捉住了颤抖的它,将它推到了一排铁扣前。

  文胸退去,两座挺拔的肉峰在月光下,如玉脂般闪烁着淡淡的月辉。

  手上轻轻握在双峰上,让人如梦如幻,生怕一不小心人醒梦破,我轻轻的将山峰上的肉粒含如口中。一声轻嗯,她的胸前一下挺了起来,我一遍又一遍毫无倦意的来回吸吮着两座肉峰。我也不知道吸吮了多久,那只柔滑的手再次捉住了我的手往下拉,直到将我的手按在侧骨拉链上。

  我解开了她的群子,连同她的短裤一起退了下去,此刻那具美丽的酮体毫无遮掩的呈现在我的眼前,虽然没有灯光,但是在月辉下依旧如此美丽。

  她没有动,也没有去遮掩,只是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我。我花了大概两秒钟的时间脱去了我的睡衣,再次粘附在她的身上,不停的吸吮着她口舌。她翘起了双腿,双手紧紧的搂着我的背。一次,两次,那根已经涨到发狂的肉棍已经沾满了粘液,却在她胯下来回游荡却不得门入,这时,那只收再次出现,将那迷路的孩子拉到了家门……“嗯!”

  那个孩子没有敲门直接冲进了家,冲击了那个他梦寐已久的房间,它……它……流口水了!以前和朋友看毛片的时候,我一直认为自己肯定很牛B,不说金枪不倒,但大战三百回合总该不会有问题吧!没想到刚刚进去就射了!

  我尴尬的看了她一眼,但是我的头遮住了月光,根本看不清她的表情,只是感觉到她的屁股还在扭动,而我那位兄弟也没像平时自摸那样软下来。

  停顿了几秒后,我感觉那位兄弟又恢复了颠覆,不过我没有马上动,我趴在乳房上疯狂的吸吮起来。我每用力吸一下,她的屁股都用力的扭动一下。日了!我感觉又不行了,我开始疯狂的抽插起来,但是还不到十秒的时间,我兄弟又吐了!

  幸好我这兄弟还很争气,只是垂头丧气了几秒钟,又开始重整旗鼓进入了战斗模式。不过我刚要有所动作,却被她一把压了下去,她将我的头按到她的唇边:“慢点!”

  “嗯!”我轻轻应了一声,缓慢的抽插起来。

  一次,两次……一分钟,两分钟……终于,我那位兄弟还是只坚持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,它又吐了!

  我万分懊恼的趴在了她身上:“我真没用!”

  她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,在我脸上亲亲吻了一下:“小傻瓜,你这是第一次,等一会再来就好了。”

  哪里还要等一会,她刚说完,我那位还没退出战场的兄弟又重燃斗志了……“唔……”

  她死死咬着红唇不敢发声,腰身在剧烈的抖动,然后缓缓停止,我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,不过这次应该超过十五分钟了!

  “喔…喔…喔……喔……”

  鸡鸣了!我缓缓张开了眼睛,回想着昨晚做的那个美妙梦境,她是如此的真实,好像我真的在和她交配,她……!!

  “我身边怎么会有个人”我一下子摸到了身边的酮体,夜幕还未退去,我无法看清她的脸孔,但我记起了一切,她真实的睡在我身边。

  我紧紧的将她搂在怀里,生怕一松手她就消失了。我开始亲吻她的红唇,亲吻她的肉峰,进入战斗状态的兄弟再次闯入了她的家门,在她家中疯狂徘徊……她轻轻咬了一下我的耳朵:“天快亮了!”

  我依依不舍的将兄弟托出了她家,在她出去洗澡时,拿水和毛巾擦洗战场,再用吹风机消除战场上的痕迹,最后再把毯子盖在上面,这样母亲应该就不会看出端倪了。

  她走了!中午时分,堂兄回来了,旁晚时分她拉着行李箱上了堂兄的车,离开了!堂兄拉走了她的人却拉走了我的心,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心痛的感觉,那种感觉痛到令人绝望。

  我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学校,再也无法集中精神在那面黑板上,老师的话语再也无法闯进我的世界。时间一天天过去了,我一次又一次回到家,站在窗前观望对面,却再也没能见到那道靓丽的身影……

  【完】
百站百胜: